鹊巢鸠占的“胡人国”

注释 · 1037 阅读

此文为周大师刚刚流亡海外的2016年所作

如果我要做汉奸,那我一定要做“日本汉奸”。中国人是奴性十足的民族,什么国家的汉奸都是可以做的,偏偏不能做“日本汉奸”,这就是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了。所以我要为日本汉奸说一句公道话,做一回“日本汉奸”。


前几天,我在看一部粗俗的影片“上海滩皇帝”。其中讲到黄金荣的兄弟张啸林劝黄金荣做日本汉奸,被黄金荣“民族大义”的拒绝了,张啸林发火了,说:“你当年做法租界的老大的时候,难道你不是法国人的汉奸?你的屁眼这么贱,让法国大香蕉捅,就不能让日本人捅几下?”。


我深觉得有道理,黄金荣的屁眼,既然都是被捅,被日本人捅是汉奸,被法国人捅难道就不是汉奸?我想,日本人至少大家还都是东亚的黄种人,黄种人捅黄种人的屁眼,总比白种人捅黄种人的屁眼好吧?你黄金荣偏爱法国大香蕉,我看你不但是汉奸,还真贱。


当年陈璧君被抓捕的时候,有人说他老公汪精卫是日本汉奸,陈璧君的辩护词也非常有道理。陈璧君说:“你蒋介石是汉奸,汪精卫却不是汉奸,他手上没有一寸国土,国土都是从日本人手上收过来的,非但无罪,还是有功,非但不是汉奸,还是民族英雄!“。陈璧君又说:“退一万步讲,如果汪精卫是日本汉奸,那么你毛泽东和苏联人合作,难道不是俄国汉奸?你老蒋和美国人合作,难道不是美国汉奸?凭什么说,你美国汉奸和苏联汉奸,就是民族大义的,我日本汉奸就是罪大恶极的?”


陈璧君的话,看来都是国共两党都不愿意直面的。我也一直在纳闷,我们中国人的习性里面,为什么日本的汉奸就矮一截?黄金荣可以振振有词的把屁眼送给法国大香蕉捅,光明正大的做一个“法国汉奸”,也没见谁指责他一句,他自己也不以为耻。而在日本汉奸面前,这个偏爱法国大香蕉的人士,却又忽然凛然大义的成为一个“具有民族气节”的志士?


看来,我们中国人的民族有一个非常恶劣的习性,就是学会了“选择性失明”。看来,本大师应该纠正一下这种“拉偏架”行为,夸奖一下“日本华夏国”。


这事情,应该从宋亡说起:


我家祖上是周敦颐的后代,我们家四世祖是宋太常博士周靖,就是民族英雄岳飞的后台老板。南宋灭亡前,汉人在四川钓鱼城打了三十六年战争,依旧未向蒙古人投降。崖山之战,十万汉人跳海自杀,以免于被蒙古人羞辱。而南宋灭亡之后,根据《铁函心史》记载,日本国听说宗祖国宋灭亡之后,举国茹素。全日本国都为我们汉人的惨烈披麻戴孝。宋灭亡之后,古典精神的中国就消失了,乃至于后来的明朝,也是一个虚有其表的垃圾朝代。


日本国对我华夏国的孝心是忠贞不渝的。


转眼又到了满清时期,日本人在战争上对满清进行打击,取得了良好的效果,战争嘛,就是大生意,打赢之后,不外乎签订一些不平等条约,开戒三日,操几个逼玩玩,战争的本质就是“捞点实惠”。然而,在日本人经过辛苦谈判之后,好不容易取得了利益的时候,签约上面遇上麻烦了。原来,这个不平等条约上面,满清政府是以“中国”的名义来签署的。这对于别人来说,满清就是中国,其实也是事实。但是日本国孝心很重,依旧不忘是我们宋朝的华夏遗民,“严正的提出了抗议”。


日本国看来,你满清鞑子狗,乃是胡人道统胡人政权,你李鸿章虽是汉人,不过是一条胡人的走狗而已。你们胡人国,敢用“中国”二字作为抬头与我签约。在日本看来是非常愤怒的,因为你们胡人非但要在肉体上消灭我们汉人,还要自称华夏,自称中国,在精神上羞辱我们汉人,智商上愚弄我们汉人。日本国,既然是华夏国的孝子,虽然华夏国已经灭亡多年,但是看到满清如此的愚弄我们这些遗民,自然气得很,不肯签这份合同。


此时,南宋灭亡已经久矣,中间历经了蒙元,明朝,满清,如果当年宋亡后的举国茹素,如果仅仅是一时的激情,那么几百年后,这个激情早就消退,何须在到手的利益面前,为区区“中国”二字而揪心,可见日本国虽在宗祖国亡国之后,依旧不忘是我华夏之邦,区区“中国”二字,在利益面前,自然是轻如鸿毛,在道统面前却是兹事体大。此情此景,本国学大师不禁黯然泪下,要坚定不移的做一名“日本汉奸”来报答这份恩义。


近日兵荒马乱“颠覆罪”很流行,这条罪行来源于法律上的“危害国家安全罪”。此罪,并不是什么新奇玩意儿。共产党的领袖陈独秀也犯过这条罪,当时这条罪行是:危害民国安全罪。我早就说过,国共两党看起来斗争得很激烈,实际上是吸了苏联老娘两个不同乳房的双胞胎而已,国就是共,共就是国,两者不存在任何区别。


陈独秀当年因为在嫖娼的时候,争风吃醋,又被北大同事穿小鞋,报章上刊登出了《北大教授陈独秀妓院打架,还撕伤妓女的下体》一文而名声扫地,被北大开除了,就只能收取苏联人的金卢布,成立了共产党。这国民党虽然也是苏联老娘生下的双胞胎,但是如同金正恩,金正南一样,斗争得不得了,和共产党卯上了,陈独秀作为共党领袖,自然遭到了政治迫害。被抓起来以“危害民国安全罪”起诉。


陈独秀的辩护词也非常的有道理,综合起来就两条:

我要推翻的是党国,不是民国,你们党国才是民国的真正颠覆者。

你党国太无耻,推翻你们本来就是理所应当,此乃正义事业,何罪之有。

陈独秀的辩护词估计会引发很多人的深思,因为当时支持他的公共知识分子联名写信,里面的一大堆的高级知识分子,如同蔡元培,周树人等流,原来都是绍兴光复会的。辛亥时期,抗清主要是光复会的功劳,而首功则在湖北文学社,根本没有孙大炮什么事。孙中山狗贼从丹佛回国摘桃子之后,暗杀了几乎所有的辛亥革命义士,宋教仁也是被他杀的,陶成章也是被他暗杀的,汤化龙也是他杀的,他手下陈炯明还屠杀了广东地区的大量光复会的兄弟,被屠杀的光复会反清义士投奔了北洋系之后,建立了民国。


民国的确在贫弱的状态下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,证明了我们汉人的共和制度,汉人的解放事业,可以创造出强大之华夏国家。然而,狗贼孙中山却至死与汉人为敌,“亡我之心不死”,悍然勾结海外敌特势力“苏联”,效法石崇当年,做苏共的儿皇帝,在广州黄埔地区,建立了类似本拉登基地组织一样的非法武装训练基地“黄埔军校”,悍然发动内战,对贫弱的中华民国进行绞杀。最终,在海外敌特势力的配合下,中华民国亡国了!


中华民国,是一个民主制度的国家。有总统,有国会,和现在的民主国家没有区别。刚刚上台的民主国家,有很多的问题,曹锟贿选案,就是总统竞选中的舞弊行为。但是,有人贿选,至少说明了中华民国的政治体制,是民主的政治体制,上台,需要选票说话。不似国共两党靠独裁说话。


孙中山建立的黄埔军校,未经中华民国政府总统府和国会批准,他的北伐战争也没有国会批准过,是标准的叛乱推翻政府的行为。然而令人气愤的是,狗贼孙中山已经取得了政权,可以说篡党夺权已经成功,完全可以自立门户,自己开新朝代,做儿皇帝,建苏维埃,都可以。而狗贼没有这么做,却依旧保留了中华民国的外表,行鹊巢鸠在占之实际,以便利用“中华民国”这身裘皮,可以继续愚弄我们这些对民国存有感情的汉人忠良。

此乃正宗中华民国的国旗 — — 五色旗

此乃孙逆篡党夺权毁灭民国之后的伪中华民国国旗 — — 青天白日

原本中华民国的国歌是优美的,宣扬我们汉人自由民主的《卿云歌》,而狗贼孙中山篡党国权之后,成立的伪中华民国的国歌,则被他替换成党歌,开头即是:三民主义,吾党所宗。何等无耻之歌词。


《卿云歌》歌词:


卿云烂兮,糺缦缦兮。 日月光华,旦复旦兮。时哉夫,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。


中华民国的国歌,虽然短小只有一句话,但是其意义非常优美深远,其大致的意思是:祥云灿烂,曲折而弥漫。太阳与月亮的光辉照耀在天地之间,日复一日。 时代改变,天下已不是一个人的天下。足以体现出我们汉人的文明,自由,民主的民族特性。而狗贼孙中山的国歌就无耻多了。


《伪中华民国国歌》歌词:


三民主义,吾党所宗,以建民国,以进大同。咨尔多士,为民前锋;夙夜匪懈,主义是从。矢勤矢勇,必信必忠;一心一德,贯彻始终。


由此可见,孙中山之后的国民党的党国,才是真正的推翻了民国的国体,政治,精神,脊梁,此时的民国已经被颠覆,空留裘皮一张耳。陈独秀的这番话,估计蔡元培,周树人等人听了都是会黯然泪下的:


汉人的民国已经被你们苏联儿皇帝给推翻了,你鹊占鸠巢的胡人国民党,却要窃取汉人民国的裘皮,你们国民党,不但要亡我们的民国,还要披着裘皮继续愚弄我们的国民和子孙后代,以便让他们认贼作父。我陈独秀,推翻的是你的党国,你们国民党,才是民国的敌人。


所以,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国内那帮身上别着国民党徽章的所谓的“泛蓝”民主人士。我鄙视他们,讨厌他们,他们觉得我很奇怪,难道你这么贱?你这么爱被共产党统治?我只能告诉他们,我爱的民国和你爱的民国不一样,我爱的是五色旗下,唱着卿云歌的民国。你们这帮没文化的傻逼,爱的是和共产党没任何区别的党国。


话说最近,民进党领袖,蔡英文总统上台之后,此时台湾已经是民主了。但是唱国歌的时候,却非常的尴尬。因为国歌的开头就是唱,三民主义,吾党所宗,这句无耻到极限的话,蔡英文是不唱的,闭口。但是却被媒体抓到了把柄,“政治正确”的说“蔡总统没有唱国歌啊”,好像蔡英文因此不爱国,被他们抓到把柄一样。


我劝蔡英文,你已经大权在握了,干脆替我们汉人出一口气。这帮兔崽子不是号称自己是“中华民国”么?这帮兔崽子不是号称你没有唱“中华民国国歌”么?你反正已经是蔡总统了,干脆把国旗换成“五色旗”,把国歌换成“卿云歌”。这帮兔崽子要是闹起来,你就告诉他们,中华民国的国旗和国歌本来就是这样的,蔡英文你自然唱国歌的时候不需要遮遮掩掩了。要是有人说你去民国化台独呢,你就说我爱民国都来不及,你看,我这不是刚刚为民国出了一口恶气。与其搞台独有压力,去民国化还不如先去党国化,还给台湾人民一个真正的中华民国。如果蔡英文总统真的可以完成两大壮举的话呢,我觉得对于中华民国来说意义上是非凡的,相当于实现了“复国”,从党国中解放了出来,民国又回来了。


回到我要做“日本汉奸”报答日本人对华夏忠贞不渝的恩义上,本国学大师终于明白一个道理,就是屁眼被日本人捅还是被法国大香蕉捅的问题。最近几年不断的宣传“打鬼子”,“抗战“,不过是在意识形态上制造一种“政治正确”,在这个政治正确下,屁眼被日本人捅,有罪。被美国大香蕉捅,就是盟友。被俄国大香蕉捅,就是十月革命带来一声炮响的大好事。如此的选择性失明下,汉人的是非观早已被异化,邪化,汉奸即可以最大恶极的当,也可以民族大义的当。卖国,关键是看你卖给谁,卖给日本有罪,卖给俄国美国。不但无罪,反而有功。


在本大师看来,当汉奸都是罪人,无论是日本还是美国和苏联,这个是毫无辩驳的常识。


一句话概括之:鹊巢鸠占的胡人国!


回想起李鸿章还敢用“中国”二字与日本人较量,而“搞外交的”红磊,已经连这一丝底气都没有了。张口闭口就是“我国”,“我国”,连中国和华夏都不敢自称了,他妄图用一个“我”字来“套近乎”,妄图用一个“我”字来蒙混过关,把“你我他”都包含进去。


我拜的是周文王,你拜的是大胡子马克思,咱们不是一个国,你也不要乱称“我国”,也别把“我”也包含到“你的党国”里面去。


共和纪元2857,绍兴885年,西元2016年4月19日

注释
beatevil 3 年

大东亚共荣是对的.如果日本成功了,中国人也不至于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