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孤遗篇:我们的宿命与未来

注释 · 1216 阅读

崖山的忠魂消失的只是肉体,其信息则会被量子态所存储。亡魂化作一缕香烟飘向弥勒佛国,在佛国的法界之内继续以非物质的形式修炼成佛。

作者笔名:周思古

孤愤


1279年崖山海战,南宋十万宗室视死如归集体跳海自杀殉国。爱国将领陆秀夫背着小皇帝跳海殉国。《推背图》二十四象:海面上飘着一根木头,意指赵宋亡于崖山海战。海上的木头,指代漂浮的宋人尸体。宋,华冠之木也。


文天祥在囚船目睹南宋的覆灭,面对忽必烈开出为相的高价劝降,但求一死,终英勇就义,以死殉国。


文天祥先生的孤愤究竟何来?


华夏文明至宋朝达到登峰造极之程度!宋朝真正实现了全民平等的科举,对世家贵族毫无偏袒,权力的大门向平民开放。臣子可以批评君王政策,妄议大政者无罪,权力被关入笼子。司法体制允许喊冤,每次都更换主审官员全班人马后重审,审案的都是高薪养廉的大学者,司法公正远超今日美国。商业、文化、科技达到巅峰,又充满人文关怀。唐婉与陆游离婚后,还能嫁给官二代,女性最受尊重的岁月。


蒙古是一个开倒车的政权,带来的是愚昧落后、血腥残暴、政治倒退。这意味着,蒙古灭宋不再是简单的“一个政权取代另一个政权”的政权更迭,当一个开倒车的政权统治汉民族的时候,效忠代表先进文明的大宋,已经超越政治斗争,上升到了民族斗争的高度。


蒙古忽必烈,杀人无数,为何要放低身段、劝降文天祥?文天祥为何又要效忠一个法统早已不存在的时代?他的孤愤又从何而来?


蒙古人血腥残暴、刻薄无良、杀人放火、无恶不作,他们用这种无耻卑劣的战争手法,征服了地球上大多数的民族,从来就没有遇上过挫折,什么时候需要低三下四的求过一个俘虏?崖山海面上漂浮的尸体,吓坏了蒙古人,他们意识到正在与一个“极为独特的民族”在作战 — — 这个民族,肉体可以被消灭,但是其精神与信念,却愈发坚定。


根据量子理论,我们这个宇宙中发生过的事情,所有的信息都会被量子态存储。生命,只是信息与能量的物质表现形式,即佛学所谓的“幻化”。

崖山的忠魂,消失的只是肉体,其信息则会被量子态所存储。亡魂化作一缕香烟飘向弥勒佛国,在佛国的法界之内继续以非物质的形式修炼成佛。


孤忠


明崇祯十一年,苏州大旱。承天寺僧众挖掘一口枯井却挖出一个铁盒,内有《心史》稿本。内缄封书曰:“大宋孤臣郑思肖百拜封”;外缄封书曰:“大宋世界无穷无极,德祐九年佛生日封”。


《心史》记录了崖山海战、文天祥宁死不屈以身殉国的事迹。记录了南宋爱国者的英勇斗争、蒙古入侵者的暴行。其凛然大义,傲然不屈的民族气节、眷念故土的遗民精神。无论思想、内容、出土方式、堪为一本奇书。在民族危亡迫在眉睫的明朝,引起轰动,洛阳纸贵,竞相传抄。


郑思肖,并非体制内人士,他并不是“孤臣”。甚至,思肖二字也非他本名,思肖,思赵也。德祐二年宋帝投降蒙古后,该年号已经撤销,德祐九年也并不存在。其自谓大宋遗民,不肯出仕元朝,擅画兰花。所画之兰,皆无土无根,意喻国土沦丧于胡人,汉人足下已无寸土。


郑思肖先生的孤忠从何而来?


世界二字本是佛家词汇,亡国后政治意义上的大宋早已消失。烈士们的亡魂,将大宋精神升华,有形的政体消失了,而无形的信念却得到了永生。大宋世界因此无穷无极。


2016年,周思古先生,吟颂着文天祥的《正气歌》,登上了流亡的飞机。充满孤愤的看着的舷窗外,夜幕下的灯火渐行渐远,故土依稀远去,方才意识到:我的国家背叛了我,从此我就是一个没有国的人了。


两个月后接见总统、参议员又偶遇某人小弟,他要帮我解决警察迫害我的事情,希望我效忠最高当局。周思古先生,不屑一顾,宁可选择继续流亡,也绝不臣服。


和谐社会无穷无极!胡总书记的时代,留给人民的宝贵的政治遗产,让我们不断的回忆起,那时候中国还有一些言论自由。我,只是和谐社会的遗民,胡总书记的孤忠。我爱的中国,是那个经济发展世界第一、外汇储备世界第一、虽有很多不完美、但任存一丝改革的希望的中国;绝非内焦外困、倒行逆施、法制崩坏、议政有罪、开历史倒车的中国。


政治斗争,本不关我们平民的事。然而,开历史倒车,将整个民族带向毁灭的深渊,就是对全民族的犯罪。犹如蒙古之灭宋,矛盾已经不再是政治斗争范畴,而是上升到了民族斗争的高度。


吟颂着《正气歌》的周思古,恰逢民族危亡之乱世,成为和谐社会的孤忠,流亡异域、无土无根。用四年流亡的苦难,换来一息尚存的汉民族尊严。


孤城


1259年蒙哥汗亲自带兵数万,围攻南宋钓鱼城。钓鱼城孤立无援,成为一座孤城。虽只有四千正规军,战争却延续三十六年,战乱中连蒙哥汗阵亡城下。西亚蒙军被迫东归,叙利亚蒙军全军覆没,蒙古全球扩张被迫停止。钓鱼城这座孤城,是有结界的,拯救了半个世界。


香港,也是一座孤城,在集权的东亚大陆历史上,一直遗世而独立。


相传,广东东莞香业鼎盛,香木从石排湾运往沿海各省,远销南洋、阿拉伯。港口因香木而出名,故为:香港。香港既然是“海上木头”的集散中心,香木又为通灵之物。实际上,香港就是《推背图》二十四像幻化出来的城市,这座城市是有结界的。


2019年乃是新旧两尊佛交接的时期。释迦佛“扬善”却造成五浊恶世,弥勒佛自然就要在末法时代“止恶”。止恶当然是勇武派占主流。那些在弥勒佛国修炼成佛的崖山亡魂,就会下界钻入人类的三魂七魄。勇武派有两千人,恰符合千佛下界一说;勇武派都蒙面,恰符合千佛一面之说。


再看那些被捕的青年:各个视死如归、求仁得仁、一副大义凛然决绝的表情。海面上时不时漂来尸体。这一幕上一次出现,还是在1279年的崖山海战的时候。如今超过四千人被捕,勇武派还是没有被抓光。由此可见,弥勒下界是量子形式、非物质的形式钻入人类的三魂七魄中。当一个肉体消失,佛就会化身到另一个肉体内。


唯物论,乃是游牧文明产物。蒙古军与汉族交战的时候,忽必烈的内心极为恐惧——第一次遇上一个“奇特的民族”,这个民族不相信物质世界的昙花一现,而更相信精神世界的永生 — — 肉体消灭之后,那些视死如归的人们,前赴后继,以死殉国!

注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