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冠疫情与第三次世界大战

注释 · 1213 阅读

新冠病毒的来源是什么?病毒是不是人造的?这些真相已经不重要!重要的是我们已经观察到,新冠疫情已在“事实上修改”二战以来的规则,全球化嘎然而止。从这个角度说,新冠已经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导火索。

尊敬的迈克·杰拉奇先生:

感谢您邀请我就全球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政策发言。

五年前G20盛宴的时候我正遭遇杭州政治警察“未经政府授权”的“非法抓捕”而流亡海外,我调查此事直到去年方知有“惊天真相”!真相这个东西,通常满足三个条件:1. 取证相当困难。2. 知道真相的人非常危险。3.说出去没人信。新冠疫情的真相也是如此!

疫情造成今天的局面,已经不是政府的惯性能解释。无论政府还是民众都已经堕落到对真相的“选择性失明”。即使真相与每个人生死相关,那又如何?没有人愿意查、愿意信!

第一次世界大战,灭封建王权。第二次世界大战灭英国雄风,全球化成为二战建立的新游戏规则。世界大战的目的就是为了构建新规则。新冠病毒的来源是什么?病毒是不是人造的?这些真相已经不重要!重要的是我们已经观察到,新冠疫情已在“事实上修改”二战以来的规则,全球化嘎然而止。从这个角度说,新冠已经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导火索。

观察全球政治斗争史,天主教势力与英国贵族为首的基督教势力的斗争是主战场。美国、中国只能算是副战场而已。中美两国内部双方势均力敌、互相制衡。中国共产党早期就是基督教青年会扶植下成长壮大的。这点即使党史也不否认,从侧面可见英国势力在“红一代”中扎根之深!而中国又是全球化的既得利益国家,可见另一股势力也旗鼓相当。美国方面,拜登总统应是天主教的脉络。所以拜登一上台《纽约时报》就刊文要《打倒英国君主制》。

如果掌握这几点,谁都可以成为疫情预测的专家

诚如你所言:刚刚解封,就会有新变种出现,不得不再次封锁。天主教的教皇来菲律宾讲经,他来之前一直疫情缓和的菲律宾突然出现危险的变种。这些规律,其实都是相通的!如果你能理解这层意思,你就会明白为何意大利的疫情特别严重,因为天主教总部在罗马。

如果,新冠是冲着修改二战以来的规则来的,那么疫情结束的年份应当是2024年。那一年全球经济被搞崩溃,美元也会在那时候崩溃。全球化灰飞烟灭、新规则又没建立、多国陷入内战、寰球乱纷纷。

那么未来几年局势会如何发展:

中国目前红二代掌权,美国拜登上台后,先前传闻要“逮捕川普”,结果没下文。纽约时报的《打倒英国君主制》我看也仅停留在嘴炮水平。天主教势力目前略微疲弱。美国政治体制构架,两派交锋很难会有结果。反而中国的政治体制才会有出人意料的“惊喜”!“勇士后门入帝宫”的“抓捕四人帮”可以一夜之间让政局换天。所以未来几年,中国才是地球上各派势力交锋的地方:谁能决定中国的命运,谁就可以决定世界的命运,制定新的游戏规则。

目前谈恢复经济尚且过早。迎接即将到来的“更加黑暗时刻”才是各国政府应该迫切考虑的问题。

中国虽一枝独秀,倘若新冠疫情持续到2024年,储存粮食与核弹才是中央政府要考虑的。地方政府而言,未来各派国际势力都会通过高层代理人渗透中央政府,对中央的话可以 “听七分,信三分”。要学习武汉周先旺市长有政治担当,保护地方群众的生存权才是第一位。

美国随着全球化土崩瓦解美元也会跟着崩盘,二战以来美国通过经济繁荣掩盖的内部矛盾将会同时爆发,亚裔会喋血街头。

欧洲的局势更加凶险,因为英美两国一直以来都在敲打欧洲。上次利用代理人希特勒把欧洲打残,这次新希特勒就是川普总统,只不过大数据时代国会纵火案已经很难再次发生。就欧洲而言与中国结盟是未来的唯一出路。

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关键还要看中国。作为“汉民族主义者”、流亡人士、我强烈建议天主教势力可以帮助“汉民族主义者”在中国取得一席之地以增加胜算,多个朋友。这也算是我作为汉民族主义者向梵蒂冈传达的善意。

感谢您提供公开交流的平台。

注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