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两周的传教小结

注释 · 1004 阅读

陶成章先生曾经写过一本书叫做《教会源流考》,该书讲到了“南会北教”的问题,意思就是说:北方人信宗教,南方人搞商会。这点在白莲教传教中也发现这样的现象。

白莲教的传教工作,已经两周了。在这里我要总结一下这两周的传教的经验。

1. 对亲友的传教:没有传说中的厉害

第一波传教就是在好友之间传教,是否有传说中的成功率很高达到30%到50%呢?错误的!研究传教方案特意看了论文,据说很高,但实际上并不高。这可能是论文数据引述的是基督教的传教方法。而我们佛教徒的理论,与基督教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。基督教的东西比较肤浅,只叫你信,不告诉你所以然,也就是人人都可以信。佛教的东西还是需要一定的理解能力的,所以低智商的人,显然是没法来信佛的。至少佛教对理解能力要求很高。

事实上也如此,生活中信佛的朋友都是高智商的,信基督教的朋友都是低智商的。或者说基督教,伊斯兰教这种一神教,比较独裁,不需要你思考,只要你信即可。完全对智商,理解能力,没有要求。佛学不一样,佛学,至少理解能力你还是要有一些的。

也就是说即使对亲友传教,也就是只能对“与佛有缘”的亲友传教。低端的亲友基本上没有什么用。这等于是70%的比例就删除了。所以这也是为啥过去古代佛教徒一直是社会精英的组织,并非现在的愚民搞封建迷信。剩下的30%里面,才有一个30%——50%的比例。真实的皈依率在9%——15%。基本上一般人的社交关系,也就是只能挖掘一个到两个的亲友皈依。像我这样社会关系比较复杂的人,也就是三五个信徒的挖掘量。

2. 谷歌广告买流量:出现一些问题

对外传教的话已经启动了谷歌广告传教,效果有是有,好消息坏消息都有。好消息是每次点击只要11美分,价格比我预料的便宜。坏消息是效果比我预料的差,不知道有没有人流量造假,还是我的平台代码不行,反正到达率很低。

下周将专门做一个新下载页面,让下载页面进行简化,以解决是否是我的页面加载的问题,还是谷歌广告流量造假问题。下周一些事情做完之后,应该可以知道这个答案了。

新页面将跟踪用户的IP地址和各种数据,尤其是访问记录,根据他对页面的点击来进行分析,此人是否是对佛经感兴趣的。并且还要在上面安装分享按钮。看看具体的相应参数分离出来。

3. 南北效应

陶成章先生曾经写过一本书叫做《教会源流考》,该书讲到了“南会北教”的问题,意思就是说:北方人信宗教,南方人搞商会。这点在白莲教传教中也发现这样的现象。北方人确实有些主动来求法的,南洋这里呢,我说破喉咙都没人信。有些说皈依的,不知道是不是给我面子敷衍我。

南洋是我生活数年的地方,这个地方有感情。很想在南洋建立佛堂。但是呢,确实比较让人消极。南方人信仰金钱,目光短浅。喜欢搞商会,不喜欢搞宗教。他们甚至不知道,搞宗教是一本万利的,收入方面,远远强过他们的商业。

我为啥说他们目光短浅,他们既然爱钱,那么宗教的钱景他们都看不到。唯有一个智商比较好的自媒体福建人,他一听就知道这个东西超级有钱。

我们的宗教目前只能针对海外华人传教。而海外华人,主要密集存在于南部的地区,马来西亚,印尼,菲律宾等华人,远远的多于欧洲华人。但是现在,就遇上这样的问题。

所以,我看南方的佛堂,干脆就是把:商会+佛堂一起搞!堂主由商人出任,信徒全部变成代理商。这样反而两个问题都解决了。还能赚点钱。

4. 文化自信问题

华人还有一个文化自卑的问题,越是没有本事的人,越仇恨自己的民族。很多大陆人出国定居后就皈依基督教。只有那些有文化自信的人才会皈依我佛。通常这些人都是在海外做小生意的。所以这些问题注定了白莲教可能真正的发展下去,会是一个精英组织。而非基督教一样的平民组织。

5. 佛经的问题

《白莲经》没有问题,问题就是太紧凑了,但是没有办法,这个经文是传教的。一些佛理推导,不是这个佛经可以一下子写完的,如果全部写进去,那么也许末法时代,很多人内心浮躁,不一定会看。而不写进去,根本不可能完全理解经文的意思。所以,我就做了五个传法点视频。所以阅读经文之后,必须要看传法点视频,否则知识点没法完整。

5. 意外的收获

传教的过程中也发现意外的收获,就是我们的教义,对轮子功的信徒影响很大。因为我们的真经,法力非常强大,有些轮子功的学徒,开始学习了我们白莲教的教义之后,抛弃李大师,改信白莲教了。基于这个现象已经叫欧洲传法点的热心佛友,针对轮子功的信徒进行传教,看看接下去的效果如何。

6. 信仰冲突

 原本以为白莲教会在佛教内部遭到抵制,没想到佛教徒反而非常欢迎白莲教。真正遭遇的冲突非常意外。居然多次遇上基督教的信徒来冲突。对方指控我们的弥勒的下生理论剽窃了基督教的的感应理论。

实际上下生理论在释迦摩尼时代就有。佛教中的戒律禁止参拜偶像,就是因为怕后人沉迷于色相,而丢弃了法身的概念。可见,这个理论在释迦摩尼时期就存在,比基督教早五百年。如果真的是剽窃,那也是基督教剽窃佛教的。

 

这是目前两周来传教的收获,谢谢大家

注释